是林笑呀

cn林笑,企鹅扩列1030486220

【曹荀】焚香·中


程昱到了荀府,只见得荀府大门紧闭,如这寒冬天气一样,或许还要更冷一点。虽说平日里荀彧也不在意府中何如华丽,但绝对是温温和和,不至于像今日这般凄凉,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昔日的荀府现如今一个侍从都没有,程昱唤了几声都无人响应,无奈只得自己推门而已,程昱在府里绕了不久就找着了荀彧,程昱推门而入的时候才带给了房间一点点光线,荀彧就在里面,倚着书架发神,看见程昱进来轻轻扫了一眼又继续发神。荀彧瘦了,这是程昱见着他的第一反应,瘦的宽大的朝服显得更宽大了。他还穿着朝服,大概是自那次朝堂上后回家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吧......

程昱的心好疼啊,他深吸一口气揣着颤抖的音色唤了一声,“文若。”荀彧又抬头看了一眼,似是在等待下文,可惜程昱并没有下文了,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就这样沉默相对了很久,荀彧突然张了张嘴“仲德何故来了,不是说未经丞相通禀不得见彧吗?难不成是丞相令你来的?”荀彧声线本就清冷,只是平时的荀令君待人温和,不似这般,更像是天上下凡来的神仙,凡人近不得身。“丞相听说你三日未进水米了,差我送些来。”程昱真的很不擅长撒谎,荀彧一眼就瞧出来了,荀彧起了身,但连续三天保持着统一姿势早就使得腿脚麻木,一个没站稳就要往地上倒,程昱忙不迭上去扶住他,人是扶住了,带来的食盒,案上的香炉和竹简尽数散落,“......空的啊。”荀彧就靠在程昱怀里,愣了半晌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程昱一听就慌了,“文若,”程昱摇着荀彧的肩膀说,“去跟丞相认个错,你这些年劳苦功高,丞相会原谅你的。”荀彧掰开程昱禁锢他肩膀的手,“仲德当真以为还有回旋的余地吗?他一心为了他的白马门,我却还把他当做救世的明主汉室的忠臣,只怪彧眼盲心盲,竟将汉室亲手赠与贼人,实在是...实在是...”荀彧越说越激动,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想当年的荀令君,走在街上不知是多少妙龄少女的梦中情人,现如今也如此狼狈,不知天下又有多少人寒了心。“文若,莫要怎么说丞相,孟德他......”他怎么样呢?其实程昱心里很明白,荀彧说的话句句属实,可是汉室将尽已是命数所以他站在了曹操这一方,如今程昱想要规劝荀彧,发现自己竟哑了言。“罢了,文若,昱便先回了。”

荀彧扫了一眼散落下来的竹简,上面的字眼字字诛心,烧了它,荀彧的心里如是叫嚣着。这是他出征官渡时送来的信问我敌众我寡是否要舍弃官渡,这是当年甄城被围时他送回来的信问我甄城的情况,这是他官渡获胜时送回来的信说他路上看见的桃花开的很好看还在想许都的桃花开了吗,这是他赤壁新败时送回来的信说只要有我在他就还有机会豪情壮志地还把自己作的诗一并写了上去......

烧了罢,都烧了,留去地下彧再慢慢看......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