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林笑呀

cn林笑,企鹅扩列1030486220

【曹荀】焚香_上

玩不腻的空食盒梗,我知道我土爆了,不介意就往下看叭

撞了算我抄你的

“这盒果品给荀彧送去吧。”曹操俯首案上,也不抬头,淡淡吩咐一句。

程昱满心欢喜,以为自家主公不再与文若置气了,这样的想法并未保持一分半刻,便是被狠狠沉到深渊——那食盒是空的,程昱一入手就知道,他忽地忆起丞相常说,全许昌最了解他的人非荀文若莫属,可荀彧却说,这第一还是虚位以待的好。

他似是在探寻什么一样看向曹操,后者面色如故,一丝异样也捕捉不到。程昱很想当场掀开这食盒与他当面问清楚,建安初年天下时局动荡不安,群雄并起,丞相领兵征战四方,幸得有荀令君镇守后营,现如今群臣拥立丞相进魏王,文若难得说了一句重话,折合这他一生的功绩也换不回一条性命吗?

“丞相,”他犹豫着终是开了口,“听旁人说,文若已经三天水米未进了......”

“所以让你把食盒送去。”曹操撑着头,手里把玩着一个案上一只香炉,似是浑然不在意这事。

听到此处,程昱一下子就跪了下来:“丞相!文若跟随您二十余年,对您从未存有过二心!二十年啊丞相,您难道就不念及他当年自袁绍帐下千里来投,这些年来兢兢业业为你镇守后方,正因如此,就算丞相当年赤壁新败,也无人敢打北方的主意啊......为何,为何不可宽恕他一次?”

曹操终于抬了眼皮,淡淡扫了程昱一眼“荀彧这些年来的功劳我一件也不曾忘过,何故你来提醒?”

程昱重重扣首“求丞相许文若告老还乡,从此不再过问朝廷政事。”说罢再拜。

“告老还乡?”曹操挑眉,声音冷淡,似这多年追随不过一缕青烟,“告老还乡的荀文若,我留他做甚?”

曹操这话让程昱僵在了原地,保持着磕头的姿势,头挨着地面,双眼惊恐无比 他忽然意识到,以前曹操对荀彧的好,并非是单纯的曹操对荀彧好,而是一个丞相对尚书令的好。

程昱觉得自己实在无颜去见荀彧,在朝堂之上,自己本就已经与他站在了对立面上,如今还要让自己......

罢了,程昱起身,空空如也的食盒却像有千斤重一般,压的程昱喘不上气。

end.

好喜欢魏岁纪年录的广播剧啊,所以找了个空子塞了点台词进去【安详】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