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林笑呀

cn林笑,企鹅扩列1030486220

叶皓【道阻且长】·一

ooc慎入

小学生文笔慎入

叶修第一次见到刘皓是在第四赛季,嘉世青训营里,那时候许多慕斗神之名而来的小子们,每每叶修出现在训练营为战队挑选优秀职业选手或者不定时考察慰问的时候,这些毛头小子总是蜂拥而上,一个个都争着抢着想和叶修过过招,并美名其曰向队长请教。说白了,叶修也没比他们大多少,被簇拥着的热情煽动,索性就脱了外套,往显示器前一坐,顺手拿一张战斗法师账号卡刷卡登录,开了修正场,一口气就能打个七八局,打完后在一堆“叶哥好厉害”和“队长再来一局吧”的声音里,捞起外套摆摆手说下次。

后来有一次,也是在这么一堆呼声里,叶修正休息着做手操准备离开的时候,他注意到和他的电脑背靠背的另一台电脑前,还坐着一个少年,那个人就是刘皓,当所有人都围在叶修身边的时候,刘皓只是轻飘飘抬头望了一眼,随即又低下头投身到了荣耀的怀抱,这一点出奇地和叶修有些相像。叶修注意到他的时候,第一影响觉得这孩子不合群,叶修歪了半边身子,看清楚了刘皓的长相,很白很耐看,是那种放在人群里你无法第一眼注意到他,但久而久之,他身上总有一种莫名的魅力吸引你的眼球,即使他什么都没做。大概是对好看稚嫩又不合群的小朋友心生怜爱,或许也有是好奇孤僻的他实力几何。

叶修是一个爱把想法付诸于行动的人,正一如他当年喜欢荣耀便毅然决然离家出走一样,他前倾身子,敲了敲刘皓旁边的桌面: “怎么样?来一局吗?”

刘皓显然被这突兀的一声招呼和毫无前兆的安静下来的吵闹给吓愣了,抬头满脸写着受宠若惊,点点头: “麻烦......叶哥了。”刘皓依稀记得其他训练营的人都这么称呼他们的队长,自己也就搬来用用。

叶修挑挑眉,内心对刘皓的影响下降了一阶,他原本以为这是个不近人情,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脱俗的人,不得不说在逐渐商业化,变得物欲横流的联盟里,刘皓的表现的确让他眼前一亮,倍感亲切,可如今他又不得不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在做戏。虽然从来没有出现在媒体面前,但叶修能做到不动声色,他和刘皓打完了一局。

刘皓的表现不算是整个训练营里最突出的,但很稳健,却又有些死板,像是按部就班地一一顺应了训练营遇到的各种情况所准备的应对措施去打的,叶修显然能看透他的打法,但他又总能应对过去,虽然他应对的手法叶修也清楚,于是叶修又做出预判,刘皓再按照套路搬出与其对应的技能,这样一来一回,居然打了不短的时间,刘皓的魔剑士才倒下。显然,这不算是那种天赋异禀,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刘皓,很努力。

叶修拔出账号卡,站起来盯着刘皓的脸,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开始对刘皓的表现给予评价: “你打法太死板了,训练营教给你的方法不是让你以后都一板一眼这么打下去,你这样子可是很容易被看穿的,职业选手需要学会变通,你很努力,我看出来了,加油吧小鬼。”

叶修虽然在训练营和那么多学院切磋过,但刘皓是第一个获得叶修评价的一个,为此他也窃喜了很久,他的确一开始不和大家一样去缠着叶修,他认为只有这样鹤立鸡群,才更容易给人留下影响,不得不说,他成功了,叶修已经记住他了。

第四赛季结束,嘉世惜败霸图,训练营的学员们情绪也多少受到影响,个个都早早收拾好行李离队过夏休了。但刘皓没有,刘皓一直等到嘉世的主力队员从Q市坐飞机归队,他跑到叶修身边,跟叶修说: “大家都还是一如既往支持你的,叶哥。我也很希望能和叶哥一块儿站在赛场上,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拼尽全力和你一起拿下冠军。”说完递给叶修一个微笑,和一瓶水。

叶修没什么反应,静静听完刘皓一席话就意思意思回应了他: “我也期待,不过冠军没那么容易。”

刘皓僵了一下,但转瞬即逝,叶修只看见他用力点了点头,答道“一定会的。”

“嗯,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说完叶修就抬脚离开了,只留给刘皓一个背影。刘皓没看见的是——叶修回到宿舍把矿泉水随手放在了桌上,摇了摇头。但隔天还是和陶轩商量了一番,决定第五赛季正式签约刘皓,让他成为嘉世战队的正式队员,不是因为刘皓有多巧舌如簧,是因为刘皓确实很专注于荣耀,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

第五赛季即将开始时,嘉世的正式和非正式队员都陆续归队,刘皓这赛季没有收到训练营的通知书,而是收到了嘉世战队正式队员的签约合同。

关于【道阻且长】:

诸君好,我的cn叫林笑,道阻且长这个词出于诗经的蒹葭,它有道路很长险阻很多的意思,我觉得很适合刘皓和叶修这两个人,我第一次写长篇,这篇文应该是be和he双结局,不过我坑品确实有点差,还望诸君海涵。这篇文呢,是为了老叶的生贺而开的坑,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刘皓和叶修这两个人呢,可以说是很变扭了,一个总爱想太多,一个又不擅长表达自个儿,所以他们嫌隙也就越来越多,我不奢望给刘皓洗白些什么,但我很喜欢刘皓,有个词叫圈地自萌,皓黑别找茬就成,你可以不看啊你说是吧。

【曹荀】焚香·中


程昱到了荀府,只见得荀府大门紧闭,如这寒冬天气一样,或许还要更冷一点。虽说平日里荀彧也不在意府中何如华丽,但绝对是温温和和,不至于像今日这般凄凉,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昔日的荀府现如今一个侍从都没有,程昱唤了几声都无人响应,无奈只得自己推门而已,程昱在府里绕了不久就找着了荀彧,程昱推门而入的时候才带给了房间一点点光线,荀彧就在里面,倚着书架发神,看见程昱进来轻轻扫了一眼又继续发神。荀彧瘦了,这是程昱见着他的第一反应,瘦的宽大的朝服显得更宽大了。他还穿着朝服,大概是自那次朝堂上后回家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吧......

程昱的心好疼啊,他深吸一口气揣着颤抖的音色唤了一声,“文若。”荀彧又抬头看了一眼,似是在等待下文,可惜程昱并没有下文了,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就这样沉默相对了很久,荀彧突然张了张嘴“仲德何故来了,不是说未经丞相通禀不得见彧吗?难不成是丞相令你来的?”荀彧声线本就清冷,只是平时的荀令君待人温和,不似这般,更像是天上下凡来的神仙,凡人近不得身。“丞相听说你三日未进水米了,差我送些来。”程昱真的很不擅长撒谎,荀彧一眼就瞧出来了,荀彧起了身,但连续三天保持着统一姿势早就使得腿脚麻木,一个没站稳就要往地上倒,程昱忙不迭上去扶住他,人是扶住了,带来的食盒,案上的香炉和竹简尽数散落,“......空的啊。”荀彧就靠在程昱怀里,愣了半晌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程昱一听就慌了,“文若,”程昱摇着荀彧的肩膀说,“去跟丞相认个错,你这些年劳苦功高,丞相会原谅你的。”荀彧掰开程昱禁锢他肩膀的手,“仲德当真以为还有回旋的余地吗?他一心为了他的白马门,我却还把他当做救世的明主汉室的忠臣,只怪彧眼盲心盲,竟将汉室亲手赠与贼人,实在是...实在是...”荀彧越说越激动,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想当年的荀令君,走在街上不知是多少妙龄少女的梦中情人,现如今也如此狼狈,不知天下又有多少人寒了心。“文若,莫要怎么说丞相,孟德他......”他怎么样呢?其实程昱心里很明白,荀彧说的话句句属实,可是汉室将尽已是命数所以他站在了曹操这一方,如今程昱想要规劝荀彧,发现自己竟哑了言。“罢了,文若,昱便先回了。”

荀彧扫了一眼散落下来的竹简,上面的字眼字字诛心,烧了它,荀彧的心里如是叫嚣着。这是他出征官渡时送来的信问我敌众我寡是否要舍弃官渡,这是当年甄城被围时他送回来的信问我甄城的情况,这是他官渡获胜时送回来的信说他路上看见的桃花开的很好看还在想许都的桃花开了吗,这是他赤壁新败时送回来的信说只要有我在他就还有机会豪情壮志地还把自己作的诗一并写了上去......

烧了罢,都烧了,留去地下彧再慢慢看......

关于梦蝶希

能不能不要再炒这个玛丽苏鬼东西了,三天就你妈七百多粉,那些个每天晚上肝文肝到凌晨,辛辛苦苦修改,冥思苦想把最好的梗呈现在你们眼前的太太就没人去看看 ,说出来都几把寒心,中国互联网什么时候变成了把傻逼往天上捧的社交网站了??

【曹荀】焚香_上

玩不腻的空食盒梗,我知道我土爆了,不介意就往下看叭

撞了算我抄你的

“这盒果品给荀彧送去吧。”曹操俯首案上,也不抬头,淡淡吩咐一句。

程昱满心欢喜,以为自家主公不再与文若置气了,这样的想法并未保持一分半刻,便是被狠狠沉到深渊——那食盒是空的,程昱一入手就知道,他忽地忆起丞相常说,全许昌最了解他的人非荀文若莫属,可荀彧却说,这第一还是虚位以待的好。

他似是在探寻什么一样看向曹操,后者面色如故,一丝异样也捕捉不到。程昱很想当场掀开这食盒与他当面问清楚,建安初年天下时局动荡不安,群雄并起,丞相领兵征战四方,幸得有荀令君镇守后营,现如今群臣拥立丞相进魏王,文若难得说了一句重话,折合这他一生的功绩也换不回一条性命吗?

“丞相,”他犹豫着终是开了口,“听旁人说,文若已经三天水米未进了......”

“所以让你把食盒送去。”曹操撑着头,手里把玩着一个案上一只香炉,似是浑然不在意这事。

听到此处,程昱一下子就跪了下来:“丞相!文若跟随您二十余年,对您从未存有过二心!二十年啊丞相,您难道就不念及他当年自袁绍帐下千里来投,这些年来兢兢业业为你镇守后方,正因如此,就算丞相当年赤壁新败,也无人敢打北方的主意啊......为何,为何不可宽恕他一次?”

曹操终于抬了眼皮,淡淡扫了程昱一眼“荀彧这些年来的功劳我一件也不曾忘过,何故你来提醒?”

程昱重重扣首“求丞相许文若告老还乡,从此不再过问朝廷政事。”说罢再拜。

“告老还乡?”曹操挑眉,声音冷淡,似这多年追随不过一缕青烟,“告老还乡的荀文若,我留他做甚?”

曹操这话让程昱僵在了原地,保持着磕头的姿势,头挨着地面,双眼惊恐无比 他忽然意识到,以前曹操对荀彧的好,并非是单纯的曹操对荀彧好,而是一个丞相对尚书令的好。

程昱觉得自己实在无颜去见荀彧,在朝堂之上,自己本就已经与他站在了对立面上,如今还要让自己......

罢了,程昱起身,空空如也的食盒却像有千斤重一般,压的程昱喘不上气。

end.

好喜欢魏岁纪年录的广播剧啊,所以找了个空子塞了点台词进去【安详】